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學 >> 王夫人

王夫人

癡心慈母寫盡矣——也論王夫人 也論王夫人 癡心慈母寫盡矣
發布時間: 2010-11-3 13:43:20 被閱覽數: 27 次 來源: 《紅樓夢學刊》 文字 〖 大 中 小 〗 )

內容 提 要 《 紅樓 夢 》的 形象 塑 造可 謂 獨步 千 古《 , 紅樓 夢》諸 多形 象 中,王 夫人 形象 相 對說 來 未受 到 充分 重視,甚 至被 嚴 重誤 讀。 文詳 細 論述 了 王夫 人 的性 格核 心: 本 一切 以 寶玉 為 中心,卻 并 不理 解 和尊 重 寶玉 的 個性 ;在 其他 人 際關 系 中王 夫 人恪 守 女 德,中 規 中距 ;王 夫 人與 賈 母及 王 熙鳳 等 人的 關 系往 往被 曲 解,本 文 亦予 以 辨 析。 關鍵 詞 王夫 人 《 紅 樓 夢》 寶玉

《紅 樓 夢》 堪 稱中 國 古代 小 說史 上 獨步 千 古的 成功 之 作,其 形 象塑 造 也 可謂 獨 一 無二 。 在《 紅 樓夢 》 諸多 形象 中,被言 說 最多 的 是 寶玉 以 及列 入 金陵 十 二釵 的黛 玉 、 寶釵 、 湘云 、 熙鳳 等 人,相對 來 說,王 夫 人形 象 不 僅未 受 到重 視,而且 被 嚴 重誤 讀 。拋 開一 些 直接 從 階級 論 立場 解讀 的 觀點 不 說,因 為 相 當長 一 段時 間 受主 流 意識 形態 強 調矛 盾 和對 立 觀念 的 影響 ,王夫 人 往往 被 視為 反 面 色彩 較 濃厚 的 形象 。 如白 盾認 為 “: 在 曹 雪芹 的 筆下《, 紅 樓夢 》里 的 賈政 和 王夫 人 這兩 個 所謂 ‘嚴 父 ’、 ‘慈 母 ’的形 象, 顯出 了 鮮明 的 令人 憎 惡的 反面 性 質 。他們 的 共同 特 征是 迂 腐古 板 、愚 而自 用 ,在他 們 的身 上 看不 到 一點 人 性的 閃光 和 道德 、良 心 的自 覺 。”① 王 昌定《論 賈 政、王夫 人 與 反面 形 象的 塑 造》 也指 出 “她(王 夫 人) 和 賈 政都 從 衛 道者 的 立場 出 發,無 情 而 又有 情 地 毀滅 這 個封 建 制度 的 叛逆 者們,這 一對 夫 婦與 寶 玉 之間 的 父子 對 立、母 子對 立卻 由 一 個含 情 脈脈 的 愛字 維 系起 來,便 大 大增 強 了這 一 內 在沖 突 的深 刻 性和 這 兩個 反面 人 物的 可 信性 。”而 曹 蕓生《 王夫 人 論 》甚至 認 為王 夫人 是 寶 、黛 、釵 愛 情 、婚姻 悲 劇 以及 “賈 府 由興 盛 變衰 敗”“這 兩個 演 變的 主 要導 演”。 曹雪 芹 的意 識 中,王 夫人 乃 是 “在 一個 任 奸信 讒 、黑白 不 分,而且 又 有一 定 心計 的 人 。”“可 以說,王 夫人 那 付尊 容,幾 乎 是 靠其 妹 妹、侄 女、外 甥女 、陪 房 、親 信 、告 察 者們 ,圍繞 著 她進 行 的一 系 列 生動 表 演 充實 起 來的,若 沒有 她 們 為她 作 一些 血 肉的 補 充,王夫 人 的形 容 將比 癟 三還 要難 看 。” ②李 培 順《 好 個 厲害 的 王 夫人 ———紅樓 夢 人物 散 論》則 謂 “表面 上 逍遙 自 在、四 平 八穩 的 王夫 人 實則 牢 牢地 占據 了 賈府 權 力的 中 心地 位。 ”“王 夫 人表 面 上不 顯 山不 露 水,吃 念 佛,無 所 作為,實 則 是威 而 不露,胸 藏殺 機,而 且手 段 極其 毒 辣。她隨 心 所欲 給 人 羅織 罪 名,害 死 一條 性 命 如同 輾 死一 只 螞蟻 。”“《 紅樓 夢 》里,王 夫 人是 個 最該 唾 棄的 人物 。”③ 施 也頻《 論 王 夫人 》總 結 王夫 人 的三 個 性格 特 征是 :“愚昧 和 無知 ”,“自 私和 冷酷 ”,“昏 憒 而又 頑 固,兇 狠而 又 虛偽 。”“作 者在 王 夫人 的 刻劃 上,給她 披 上 了賢 良,慈 善、寬 厚、孝 順等 層 層外 衣,然 后 飽蘸 筆 墨,滿 懷 悲 憤地 記 錄下 金 釧、晴 雯、司棋 、芳 官等 眾 多女 奴 的悲 慘 命運 ,把王 夫 人那 虛 偽、歹 毒 的猙 獰 嘴臉 清 晰地 展 現于 讀者 的 面 前。 ”④ 可 以說,這 些說 法 表面 上 似已 拋 棄了 階 級論 ,但骨 子 里卻 并 未徹 底 擺 脫強 調 階

級斗 爭 時代 主 流意 識 形態 的觀 念 與方 法,這顯 然 難 以準 確 描述《 紅樓 夢 》的 價值,也 難 以真 正 理解 作 者的 生 存境 界。

在筆 者 瀏覽 過 的論 及 王夫 人 的文 章 中,似 以 任 少東 《 王夫 人 與寶 黛 釵愛 情婚 姻 悲 劇》 對 王夫 人 性格 特 征的 描述 最 為中 肯:“王 夫 人的 性格 相 當豐 富 復雜 。 她孝 順婆 婆 賈母,牽 掛在 皇 宮的 女 兒 元春,順 從并 關 心、 體 貼 丈夫 賈 政,疼 愛 兒子 寶 玉 和孫 子 賈蘭, 信任 并 重用 侄 女王 熙 鳳,也關 懷 著妹 妹 薛姨 媽 和外 甥女 薛 寶釵 、 外甥 薛 蟠,還 惦念 著 娘 家哥 哥 王子 騰,厭惡 賈 政 的小 老 婆趙 姨 娘母 子,對 妯娌 邢 夫人 及 大伯 子 賈赦 等人 既 尊 重又 不 卑不 亢,日常 交 往 及言 談 話語 中 從禮 節 上說 從未 有 任何 不 妥之 處,對 榮府 內 的 家事 、 特別 是 大事 要 負責 任;她平 素 吃齋 念 佛,在 更 多的 時 間里 和 大多 數 事務 中,她 都 顯示 出 寬厚 、 仁慈 、 矜持 、大 度 。??同 時,她 的 主 要性 格 特征 也 非常 鮮 明、 突出, ?? 可以 高 度濃 縮 、凝練 成 兩 個字 :愛 子,即無 比 關心 、疼愛 自 己親 生 兒子 、命 根 子一 般 的 寶玉 。”“無 論任 何 事情,只要 與 寶玉 的 利害 無 關或 對寶 玉 不會 有 任何 傷 害,一般 來 說, 她都 能 以一 種 正常 的 心態 對待 和 處理,十 分平 和 、 重 、 脫;而 一旦 事 情與 寶 玉有 關, 穩 超 她立 刻 會變 得 非常 警 覺、 敏感 。”⑤ 當然, 該 文以 “精明 強 干”、 “老 謀 深算 ”形容 王 夫 人,仍 有 尚可 斟 酌商 榷 之 處。 無 論從 文 本中 敘 述者 所謂 “王 夫 人原 是 天真 爛 漫之 人,喜 怒出 于 心臆,不 比那 些 飾 詞掩 意 之人 ”等 暗 示王 夫 人行 事 隨性 的 議論,還 是 從其 中 具體 情節 敘 寫的 王 夫人 行 事缺 乏智 略,如為 免 寶玉 受 賈 政責 備,竟替 他 掩飾 說 “襲 人”之名 是 “老太 太 取的”;而 當 邢 夫人 封 了繡 春 囊給 她,急 、怒 、驚 、愧 的她 貿 然坐 定王 熙 鳳即 是繡 春 囊的 持 有者 。 諸如 此類,都 是與 “老 謀 深算”相去 較 遠的 。 尤其 令 人遺 憾的 是, 該文 沒 有著 意 從作 者 塑造 人物 形 象的 角 度加 以 充分 開掘 。另外,在 把握 王 夫 人與 王 熙 鳳的 關 系上,也 與文 本 有 比較 大 的出 入,后文 將 予 以辨 析 。

一 《紅 樓 夢》 充 分而 準 確地 寫 出了 王 夫人 的 性格 特征,最 大限 度 地表 現 了 她對 寶 玉 的情 感 依賴,和 她大 家 出 身的 女 德修 養 。在 日 常生 活中,她 既將 寶 玉視 作 生 命的 重 心, 同時,對 其他 親 朋戚 友 也 能恪 守 倫理 之 道。 年 屆五 十,僅 存 獨子 的 她 “, 心耳 神意 ”時 時 都專 注 于寶 玉,她的 喜 、怒 、哀、樂 各 種情 緒,慈與 狠、真與 假 的各 種 性情 在 與寶 玉 相 關的 場 合表 露 無遺 。 這種 愛既 表 現為 “用 手 滿身 滿 臉摩 挲 撫弄 ”、 “將 寶玉 摟 入懷 內” 的親 昵 舉動,也 表現 為 避 免寶 玉 受到 責 罰的 “掩 飾”言辭,甚 至體 現 在她 讓 人 難以 接 受 的近 于 矛盾 的 言行 舉 止中 。因 為 深愛,她 有時 親 昵 地呼 寶 玉 “我的 兒”,有時 又冠 之 以 “孽 根禍 胎”、 世魔 王”;與此 相 關,她 對 寶玉 身 邊 的丫 環 們也 因 人而 異 地變 化著 稱 呼, “混 她認 定 一心 一 意為 寶 玉著 想的 下 人,動 情 地喚 作 “我 的兒 ”;她認 定 可能 勾 引壞 了寶 玉 的丫 頭,則怒 斥 為 “妖精”、 “狐貍 精”、 “不怕 臊 的”或 “下作 小 娼婦”等 。她 既 會因 丈 夫 講了 兒 子幾 句 上等 “考 語”而產 生 “意 外之 喜”,也會 因襲 人 之謂 “我 們 二爺 也 須得 老 爺 教訓 兩 頓”而合 掌 念佛,許 為知 心 。素來 賢 淑的 她 會 有失 體 統 “也不 顧 有人 沒 人,忙 忙 趕

往書 房 中來 ”,“爬 在 寶玉 身上 大 哭”;“從 來不 曾 打 過丫 頭 們一 下”的 她,會 “翻身 起 來,照 金釧 兒 臉上 就 打了 個 嘴巴 子”。為 寶 玉,她 有 時 “唬 的抖 衣 亂顫 ”,有 時 “哭的 忘餐 廢 寢, 覓死 尋 活”,有時 高 興得 “如得 了 珍寶 一 般”,有時 “一臉 怒 色,見 寶 玉也 不 理”。因 為 深愛 寶玉,珍 重自 持 的她,會 沖 口說 出 一些 有 失身 份 的話 來。 她 的粗 話(“扯你 娘 的 臊 ! 又 欠 你老 子 捶你 了 。”“放屁 ! 什么 藥 就這 么 貴?”“下 作 小娼 婦, 好好 的 爺們, 都 叫 你教 壞 了。”) 、狠 話(“自 然 明兒 揭你 的 皮 !”) 、挖 苦 話(“好 個美 人 !真像 個 病西 施 了 。你 天 天 作這 輕 狂樣 兒 給誰 看? 你 干的 事,打量 我 不知 道 呢 !”) 、絕 情話(“若 有你 活 著,便死 一 百 個我 也 不管 了 。”“你替 珠 兒早 死 了,留 著 珠兒,免 你 父親 生 氣,我 也 不白 操 這 半世 的 心 了 。”) 、謊 話(“是老 太 太 起的 。”“原 是 前兒 他 把我 一件 東 西弄 壞 了,我 一 時 生氣,打 了 他幾 下,攆了 他 下去 。我 只 說氣 他 兩天,還 叫他 上 來,誰知 他 這么 氣 性大,就 投 井死 了 。” “寶 玉屋 里 有個 晴 雯, ??一 年之 間,病不 離 身;我常 見 他比 別 人份 外 淘氣,也 懶;前日 又 病 倒了 十 幾天,叫 大夫 瞧,說 是女 兒 癆,所 以 我就 趕 著 叫他 下 了 。”)以 及 無理 之 言(“唱 戲 的 女孩 子,自然 是 狐貍 精 了 !”) 每每 皆 因寶 玉 而發 。

在王 夫 人的 價 值系 統 中,寶 玉 即是 那 塊使 整 個 價值 系 統得 以 有序 維 持的 基石,一 旦 基石 被 損———“倘 或再 有個 好 歹”、 “若 打 壞了 ”———則 意 味著 系 統的 坍 塌,而 不 是 小幅 的 調整 。 來我 靠 誰 呢?”是王 夫 人最 大 的顧 慮 ,這絕 不 是對 衣 食住 行 等 生存 保 障 “將 的擔 憂,而是 對 生存 意 義 的絕 望 。 她的 愛 讓寶 玉 享 受,他 有 時會 “一 頭 滾在 王 夫人 懷 里”, 有時 會 “搬 著王 夫 人的 脖 子說 長 道短 的”,有 時甚 至 “扎 手”取 笑 母親 。但 勿 庸 諱言 的 是, 她出 于 愛作 出 的一 些 極端 選擇 卻 最大 限 度地 挫 傷著 她摯 愛 的兒 子 。因 為 “勾 引”寶玉 而被 其 攆走 的 金釧 含 羞自 盡后,寶 玉 “心中 早 又五 內 摧傷 ”;而當 她 清除 “妖 精”晴雯 后, 寶玉 更 是 “一夜 不 曾安 穩,睡夢 之 中猶 喚 晴雯,或 魘 魔驚 怖,種種 不 寧。 次日 便 懶進 飲 食, 身體 作 熱。 ”甚 至 “臥床 不 起”,“心下 恨 不能 一 死”。 這何 嘗 是王 夫 人意 想 得到 ,而又 希 望發 生 的呢 。 然而,王 夫 人不 可 能放 棄 對寶 玉 的規 矩,寶 玉 也不 可 能放 棄 自 己的 所 愛, 走母 親 所期 待 的路 ———這是 價 值觀 的 根本 對 抗———這對 在 各自 的 心目 中 有著 獨 特分 量 的母 與 子,最 可 能 成為 對 方毀 滅 性的 打 擊者《 紅 樓 夢》正 寫出 了 這不 可避 免 的 悲劇 。 對于 妯 娌邢 夫 人,王 夫 人不 但 沒有 恃 寵而 驕,反 而盡 量 遷就,王 熙鳳 因 為 下人 待 尤 氏失 禮,下令 捆 了聽 候 尤 氏發 落,這本 是 大家 子 中 規中 矩 的行 事,邢夫 人 因 與媳 婦 不睦, 故意 當 眾為 難 她,低 聲 下 氣地 求 情放 人,王夫 人 聽 了,竟 站 在邢 夫 人一 邊 數 落鳳 姐:“你 太太 說 的是 。就是 珍 哥兒 媳婦 也 不是 外 人,也 不 用 這些 虛 禮。老 太太 的 千秋 要緊,放 了 他們 為 是。 ”即 使 對待 邢 夫人 之 得力 心 腹王 善 保家 的之 類 人,王 夫 人也 看 視 得和 自 己 的 “原無 二 意”,庚 辰 本脂 評夾 批 曾道 破 就里 :“大書 看下 人 猶如 此,可知 待 邢 夫人 矣 。” 即使 是 對待 丈 夫的 小 妾趙 姨娘,王 夫人 也 并不 爭 風 吃醋,而 只是 因 為趙 姨 娘 實在 不 堪, 才趁 著 由頭 發 泄一 下 心中 的積 怨 。如 賈 環惡 意 燙傷 寶玉 后,王熙 鳳 存心 提 到 趙姨 娘, 于是 王 夫人 便 不罵 賈 環,而 “叫過 趙 姨娘 來 罵道 :‘養 出這 樣 不知 道 理下 流 黑心 種子 來,

也不 管 管 ! 幾 番 幾次 我 都 不理 論,你們 倒 得了 意 了,這不 益 發上 來 了 !’”對 猥 瑣 不堪 、居 心不 善 的庶 子 賈環,王 夫 人也 沒 有明 顯 的歧 視 。對 待晚 輩 如賈 赦 之女 迎 春 、趙姨 娘 之 女探 春,王夫 人 也表 現 得 很大 體,故迎 春 、探 春 會 有 “幸而 過 嬸子 這 邊過 了 幾年 心 凈日 子”、 “太 太 滿心 疼 我,因 姨娘 每 每生 事,幾次 寒 心”之語 。 當然,對 于娘 家 人如 薛 姨媽 、 寶釵 、 薛蟠 、 王熙 鳳等,王 夫人 更 表現 出 與 眾不 同 的 親近 。 或與 薛 姨媽 “長 篇 大套 的 說些 家 務人 情”,或 拉著 王 熙鳳 “一 長 一短 的 問他,今 兒 是那 幾 位堂 客 在那 里,戲 文如 何,酒席 好 歹等 話 。”對 “倚財 仗 勢,打 死 人命”的薛 蟠 也未 見任 何 責備 。文本 對 王夫 人慈 悲 為懷 的 性格 也 有較 充分 的 展示,多 次通 過 王 夫人 自 己 的言 行 體現 她 的慈 悲 之心 :如 劉姥 姥 初進 榮 府,王 熙 鳳不 知 就里 卻 不敢 造 次打 發,派 人 請示 王 夫人,王 夫人 回 話 說:“原 不是 一 家子”,“因 出 一姓 ”,“當 年 又與 太 老爺 在一 處 作 官,偶 然 連了 宗 的”,“當時 他們 來 一遭,卻 也沒 空 了 他們 。 今兒 既 來了 瞧 瞧我 們,是 他 的 好意 思,也不 可 簡慢 了 。 他便 是 有什 么 說的,叫 二 奶奶 裁 度著 就 是了 。”雖 不排 除 維護 賈府 形 象的 考 慮,但 更 有 著對 迫 于生 計 奔走 富 家的 窮親 戚 的同 情 。賈 瑞 病重 ,需要 人 參,祖 父 賈代 儒 求助 榮 府 。 王夫 人 即命 鳳 姐秤 二 兩給 他,鳳 姐 回說 沒 有 。 夫 人 要求 她: 王 “就 是咱 們 這邊 沒 了,你 打 發個 人 往你 婆 婆那 邊 問問 ,或是 你 珍大 哥 哥那 府 里 再尋 些 來,湊 著 給人 家。吃 好了,救人 一 命,也 是 你的 好 處 。”即 使 對于 為 自己 所 遣 而執 意 出家 的 “狐貍 精”芳官 等 人,臨 行前 王 夫人 也 “反 倒傷 心 可憐 ”;作品 還 通過 劉 姥姥 、寶釵 、探 春等 人 之口 稱 許王 夫 人 “憐貧 恤 老”“, 是慈 善 人”“, 佛爺 似 的”;更 有甚 者,敘事 者每 每 現身 說 法:“王 夫人 固 然是 個寬 仁 慈厚 的 人”,“王夫 人原 是 個好 善 的”。王夫 人的 相 關言 行也 引 發落 魄 而經 慣 冷遇 的脂 硯 齋強 烈 感慨 :“窮親 戚來 看 是 ‘好 意 思 ’,余 又 自 《石 頭 記》 中 見了,嘆 嘆 !”“王夫 人數 語 令余 幾 哭出 。”“王 夫人 之 慈若 是 。”

文本 中 還有 若 干王 夫 人吃 齋 念佛 、 “齋 僧布 施”、相 與 姑子 的 描寫,每 每 被研 究 者 解讀 為 性情 慈 善,甚 或 被 過度 詮 釋為 其 性格 的 表里 不一,其 實這 正 是寫 出 了 她的 意 念 所系 全 在寶 玉 。如 周 瑞家 的送 宮 花一 回,寫到 “只 見 惜春 正 同水 月 庵的 小 姑子 智能 兒, 兩個 一 處頑 笑”,甲 戌本 夾 批曰 “百 忙 中又 帶 出王 夫 人喜 施 舍等 事,可知 一 支 筆作 千 百 支用 。”元 春省 親 回 “, 太 監道 ‘: 早 多 著呢 ! 未 初刻 用過 晚 膳,未 正 二刻 還 到 寶靈 宮 拜 佛 ’”,己 卯 夾批 曰 “暗 貼王 夫人,細 。”第二 十 五回 又 有 “且說 王 夫人 見 賈環 下 了學,便 命 他來 抄 個《 金 剛咒 》 唪誦 。”王昆 侖 解釋 說:“這 么 大的 一 個家 庭 千頭 萬 緒層 出不 窮 的 刺激,上 上下 下 男女 老 幼 各種 各 樣無 法 解決 的 糾紛 ,實在 使 得這 位 太太,精 神 不夠 使 用, 心情 永 遠陰 沉 。她的 吃 齋, 念佛,好 靜,只 能 看做 是 無 可如 何 的逃 避 。”⑥王 夫 人吃 齋 念 佛的 舉 動固 然 不應 視 為一 般意 義 上的 向 善,也 絕 非 “無可 如 何的 逃 避”,其中 所 顯示 的 也是 她 對寶 玉 非同 一 般的 愛。 第 三十 九 回寫 劉 姥姥 為湊 趣 謅故 事 給大 家 聽:“我們 莊 子東 邊 莊上,有 個老 奶 奶 子,今 年 九十 多 歲了 。他天 天吃 齋 念佛 ,誰知 就 感動 了觀 音 菩 薩夜 里 來托 夢 說:‘你這 樣 虔心,原 來你 該 絕后 的,如 今奏 了 玉皇,給 你個 孫 子 。 ’原 來 這 老奶 奶 只有 一 個兒 子,這 兒子 也 只一 個 兒子,好 容 易養 到 十七 八 歲上 死 了,哭的 什 么似

的。 后 果然 又 養了 一 個,今年 才 十三 四 歲,生 的 雪 團兒 一 般,聰 明 伶俐 非 常 。可 見 這些 神佛 是 有的 。”這 一夕 話,實合 了 賈母 王 夫人 的 心事 ,連王 夫 人也 都 聽住 了 。 這 段文 字 透露 出 王夫 人吃 齋 念佛 的 深層 動 機,珠兒 死 了,好 容 易得 了 寶 玉,唯 恐 再 有什 么 閃失,想 借佛 力 保 住這 個 兒子,給 自己 生 的 希望 。 劉姥 姥 的故 事 內容 暗合 了 她的 生存 經 歷,而 吃 齋念 佛 ———感動 神 靈———如 愿 以償 的 因果 律,則正 是 她 和賈 母 所 期待 的 。



賈母 和 王夫 人 、王 夫 人與 王 熙鳳 的 關系 在 部分 研究 者 筆下 被 描述 成 一種 對抗 關 系,認 為 對抗 或 緣于 血 緣 之親 疏 、或 緣 于權 力 之爭 競,焦 點 則是 寶 玉婚 姻 對 象的 選 擇。 一些 研 究者 為 強調 自 己的 觀點,會 無視 或 曲解 文 本 中王 夫 人關 懷 黛玉 的 某些 細節 。認 為王 夫 人對 待 晴雯 的 過激 之舉 實 乃指 桑 罵槐 發 泄對 黛玉 的 不滿,王 夫人 對 晴 雯的 態 度意 味 著她 對 黛玉 的 態度 ,晴雯 的 結局 即 是黛 玉 結 局之 寫 照。 心而 論,王夫 人對 黛 玉 平 并沒 有 違背 倫 常之 處 。 對黛 玉 不乏 關 愛,這 一 方 面出 于 當家 人 的責 任 意識 ,一方 面 因 她 為黛 玉 與賈 家 的親 戚 關系 。如 第 二十 八 回就 寫 到王 夫人 關 切地 詢 問黛 玉 吃了 新換 藥 的效 果:“大 姑 娘,你 吃 那鮑 太醫 的 藥可 好 些?”后來 當 賈寶 玉 開玩 笑 謅了 個 方子 ,拉拉 雜 雜扯 上 一堆 稀 奇古 怪 的藥 名兒,并 讓寶 釵 、黛 玉 作 證 “, 黛玉 便 拉王 夫 人道 :‘舅母 聽 聽, 寶姐 姐 不替 他 圓謊,他 直 問著 我 。 ’王 夫 人也 道:‘寶 玉很 會 欺負 你 妹妹 。 ’”這 個是 文 本 中有 王 夫人 參 與的 場 合中 氣氛 特 別輕 松 和諧 的 一次 ,黛玉 的 言行 體 現了 對 舅 母的 親 近和 依 賴。 作 品第 五 十七 回還 寫 到 “雪雁 從 王夫 人 房中 取 了人 參 來”,間接 表 現了 王 夫 人對 黛 玉的 關 心。 初賈 瑞配 藥 須人 參 時,王 夫 人 不過 吩 咐鳳 姐 稱給 他,而 鳳姐 可 以謊 當 稱沒 有,可見 公 家的 人 參 多由 鳳 姐掌 管 。 當 黛玉 配藥 需 要時,王 夫人 也 許 是動 用 私蓄 而 及時 滿 足。 然,由 文 本所 示,我 們 也相 信 王夫 人 顯 然不 會 傾向 于 選擇 黛 玉作 為寶 玉 的 當 婚姻 對 象 。黛 玉 初進 賈 府 ,王夫 人 對她 形 容自 己 的 兒子 為 “孽 根禍 胎”、“混 世魔 王”,反 復交 待:“你 只 以后 不 要睬 他,你 這 些姊 妹 都不 敢 沾 惹他 的 。”“若這 一 日姊 妹 們和 他 多 說一 句 話,他 心 里一 樂,便 生出 多 少事 來 。所 以 囑咐 你別 睬 他。 他 嘴里 一 時甜 言蜜 語, 一時 有 天無 日,一時 又 瘋 瘋傻 傻,只休 信 他。 ”這 種 交待 很 容易 被 誤解 為 對黛 玉的 提 醒 和愛 護,其實,如 果深 究 其 心理 動 機,我 們 也許 會 發 現,熟 知 兒子 心 性的 王 夫 人對 黛 玉極 具魅 力 的外 貌 美———這 種美 在 她眼 里 是不 祥 的誘 惑,晴 雯 正是 因 為這 種 類 似于 黛 玉 的美 而 被清 除 的———的 敏感 和 本能 的 提防,她 希 望這 種 誘惑 遠 離寶 玉,更 希望 通 過 警告 黛 玉使 之 主動 疏 遠寶 玉而 消 除自 己 的隱 憂 。 我 們不 敢 妄揣 “原 本”后四 十 回寶 玉 婚姻 的 走向 ,也不 知 最終 的 抉擇 者 究 竟是 賈 母、 王 夫人 、 賈政 、 還是 深處 皇 宮的 賈 妃? 但由 前 八十 回 所敘 可 以明 確 的是 ,寶玉 乃 賈母 、 夫 人的 心 肝寶 貝 。 母雖 眷 愛黛 玉,若權 衡 利弊,黛 玉不 是 寶玉 理 想 妻子 的 話, 王 賈 賈母 絕 不至 于 遷就 黛 玉 。賈母 、王 夫 人圍 繞 寶玉 婚 事不 可 能產 生 實質 性 沖突 ,她們 的

選擇 毫 無疑 問 都會 最 大限 度的 符 合于 她 們眼 光 中的 寶玉 利 益,無 論 是寶 釵 、黛玉 還 是 其他 人 。雖 然 前八 十 回也 寫到 賈 母和 王 夫人 的 審美 觀有 一 定的 差 距,王 夫 人 欣賞 的 是 襲人 式 的 “性情 和 順、舉 止沉 重”、“行 事大 方,心地 老實 ”;賈母 則 更看 重 一個 人的 風 流 靈巧,黛 玉、 鳳 姐、 晴 雯 甚至 寶 琴等 都 因了 這 種美 為她 欣 賞或 寵 愛。 在 待人 處事 上, 賈母 遠 較王 夫 人明 智 。對 于寶 玉 和女 孩 兒們 非 同一 般的 親 近行 為,賈母 “也 解 不過 來, 也從 未 見過 這 樣的 孩 子”,“為 此也 耽 心”。 不 過她 采 取的 是 “每 每的 冷 眼查 看 他”,從而 排除 了 “人 大心 大,知道 男 女的 事 了,所 以 愛親 近”的 可能,并 深感 “奇 怪”,風趣 地猜 想 “想 必原 是 個丫 頭 錯投 了 胎不 成”。 她雖 然 解不 懂 這種 性 情的 獨 特、 超 越之 處,卻 也 不 認為 有 什么 十 惡不 赦 的。 王夫 人 則不 然,她不 是 從 寶玉 身 上找 原 因,而 是 遷 怒于 寶 玉身 邊的 丫 頭們,寶 玉最 親 近 的就 是 她 “一生 最 嫌”、 生最 恨 者”。 之 “妖精 ”、 “平 斥 “狐貍 精”、 “不 怕臊 的”或 “下作 小 娼 婦”,動輒 加 以 “調 歪”、“調 唆”、“勾 引壞 了”、“教 習 壞了 ”等 罪 名,必 除 之而 后 快。所 以,晴雯 會 因 “模樣 、言 談、針 線”他人 莫 及,被 賈 母從 自 己身 邊 安 排到 寶 玉屋 里 去,服 侍 他 并備 作 小妾 。 王夫 人 卻因 深恨 而 誣以 “一 年 之間,病 不離 身”, “比 別人 份 外淘 氣,也懶”,得了 “女 兒 癆”,致 使 賈母 也只 能 感嘆 “誰 知 變了”而 作罷,甚 至 為王 夫 人遣 晴 雯而 升 襲人 的決 定 叫好 。賈母 雖 然精 明強 干,畢竟 年 事已 高 、精 力有 限, 又善 于 求樂 子,故把 家 事 兒悉 數 交給 自 己偏 愛 的兒 媳與 孫 媳,難 免 因為 當 家 人提 供 的 錯誤 信 息而 下 錯誤 結 論 。如因 鳳 姐之 誣 而怪 罪 平兒 、貶謫 尤 二姐 ;因 王 夫人 中傷 晴 雯 而誤 解 晴雯 。 可以 推 斷,賈 母和 王 夫人 即 使對 寶 玉婚 姻對 象 存在 不 同看 法,那 也只 是 基 于審 美 觀的 差 異,而 不 是 為各 自 的私 心,如有 的 學 者認 為 的賈 母 傾向 自 己的 外孫 女 黛 玉而 王 夫人 傾 向于 自 己的 姨侄 女 寶釵,并 暗自 較 勁,最終 王 夫人 借 重元 春 如愿 以償 。 王 夫人 解 決異 見 的法 子,很 可能 是 無惡 意 的欺 蒙 而決 非針 鋒 相對 的 較量 。 對王 夫 人與 王 熙鳳 關 系的 誤 讀也 以 寶玉 婚 姻對 象的 選 擇為 焦 點,選 擇 黛 玉抑 或 寶 釵意 味 著權 力 的最 終 歸屬 。 “鳳姐 兒 為了 一 己私 利,即保 住 自己 管 家娘 子 的地 位,阻 止 幾乎 所 有方 面 條件 都 比自 己強 或 至少 不 比自 己 弱的 寶釵 以 寶二 奶 奶的 身 份來 到賈 府,不 顧 整個 家 族利 益,極 力撮 合 寶黛 的 ‘木石 姻 緣 ’。”她 “煞 費 苦心 地 維護 自 己的 根 本 利益 。成 就寶 黛 的結 合,就能 徹 底地 將 寶釵 擋 在賈 府門 外 。既無 根 基 、也 不 具備 管 家 之才 、更無 意 管家 的 黛玉 若是 成 為寶 二 奶奶,對 鳳 姐兒 在 賈府 的 地位 是 不會 構成 任 何 威脅 的 。”“鳳姐 兒 的這 種 行為 嚴 重違 背 了王 夫 人的 意圖 和 整個 家 族的 利 益,不可 避 免 地和 王 夫人 形 成了 尖 銳的 、不 可調 和 的矛 盾。”“用 寶釵 來 代替 鳳 姐兒 做 管家 娘子, 對 王夫 人 來說,是 再合 適 不 過的 了 。”⑦ 其實,究 竟選 擇 誰作 為 寶玉 的 婚姻 對 象,王 熙 鳳 充其 量 只有 建 議權,不 過,她很 善 于 察言 觀 色,洞 見 幽微 。 她的 種種 在 黛玉 面 前不 傷 大雅 的暗 示 和玩 笑,不過 基 于 深會 寶 黛 感情 非 同一 般 “, 人 物兒”“、門 第 兒”“、根基 兒”“、家私 兒”又 般配,老 祖宗 獨 以二 玉 為 重的 事 實。 加 之她 本 是風 趣人,和 寶黛 等 年齡 差 距 不大,關 系也 親 近,多 少 還 帶點 出 風 頭的 炫 耀,這 和 她看 到 王 夫人 提 升襲 人 份例,而 “笑 推薛 姨 媽道 :‘姑 媽 聽見 了,我素 日 說 的話 如 何? 今兒 果 然應 了 我的 話 ’”以顯 示 自己 的 知 人之 明 沒有 根 本區 別 。 姐是 犯 不 鳳

著和 將 來的 “寶 二 奶奶”爭 家政 權 力的,連 平兒 尚 且 懂得 :“縱在 這 屋里 操 上一 百分 心,終 久是 回 那邊 屋 里去 的 。”其實 正 如該 文 作者 任 少東 認定 的:“王 夫 人雖 然 不直 接管 家, 卻仍 是 無可 爭 議的 當 家人 ,鳳姐 兒 不過 是 代替 王 夫 人管 家,真正 主 事的 依 然 是王 夫 人 。”⑧ 據 文本 所 敘,王 夫 人不 僅 隨時 過 問熙 鳳 家事 ,如月 分 錢是 否 按時 發 放;也會 聲 淚 俱下 斥 責熙 鳳,如繡 春 囊 事;甚至 取 消王 熙 鳳已 經 做出 的 決定,如 捆綁 下 人 聽候 尤 氏發 落事 ;或 隨 時親 自 出馬,殺 伐決 斷,如清 算 晴雯 、 芳 官、 四 兒等??而王 熙 鳳往 往大 事 小 事如 協 理寧 國 府或 是 發落 丫頭 小 子等,都 請示 王 夫 人。 甚 至小 產 了不 能 理事 ,還 “想起 什么 事 來,便 命 平兒 去 回 王夫 人”。 被王 夫 人誤 解 并責 備 也只 能 下跪 陳 情,有時 竟 落得 “灰 心轉 悲,滾下 淚 來”,甚 至 “添病”的 結局,又 談何 “煞費 苦 心地 維 護自 己 的根 本利 益” 呢⑨ ? 王夫 人 與熙 鳳 因為 姑 、侄關 系,王熙 鳳 又聰 敏 過 人,精 明 能干,王 夫人 對 她 有著 不 同 一般 的 親近 與 依賴 。 第三 回,黛 玉 初進 賈 府,因 王 熙 鳳回 說 “緞 子”事,王 夫人 順口 說 “該 隨手 拿 出兩 個 來,給 你 這 妹妹 去 裁衣 裳 的”。王 熙 鳳隨 即 答道 :“倒是 我 先料 著了,知 道 妹妹 不 過這 兩 日到 的,我 已預 備 下了,等 太太 回 去 過了 目 好送 來 。”王 夫人 的反 應 是 “一 笑,點 頭 不語 。”在 這 一段 對話 中,插有 數 條脂 硯 齋 的評 語,揭示 王 熙鳳 機 變 欺人 的 性格 以及 王 夫人 對 此的 看 法。 甲眉 :余 知 此緞 阿 鳳并 未 拿出,此 借王 夫 人之 語 機 變欺 人 處 耳。 若 信彼 果 拿出 預 備,不獨 被 阿鳳 瞞 過,亦 且 被 石頭 瞞 過了 。 甲側 :試 看 他心 機 。 甲側 :深 取 之意 。 據脂 硯 齋的 理 解,王 夫 人 完全 知 道王 熙 鳳此 言 不可 信,但 她 仍非 常 欣賞 她 的 這種 靈 活 機變,這 無疑 出 于對 “王 夫 人”為人 處 世的 充 分了 解 。而作 為 一般 讀 者的 我 們,讀出 的 或 許是 王 夫人 雖 然看 破 王熙 鳳的 機 變欺 人,因為 袒 護 侄女,卻 不愿 說 破的 心 態。 在其 他 場 合,也 同 樣表 現 出王 夫 人 對王 熙 鳳不 同 一般 的 情感 聯系 。對王 夫 人與 王 熙鳳 關系 的 正 確解 讀,是充 分 理解 和 合 理評 價 王夫 人 的基 礎 。由 于任 少 東一 方 面希 望 公允 論及 王 夫 人的 復 雜性 格,故有 “信 任 并重 用 侄女 王 熙鳳 ”的 說 法⑩ ,而 為了 強 調鳳 姐 的 私心 和 王 夫人 維 護家 族 利益 的 立場 的沖 突,又會 有 王夫 人 “越 來越 對 鳳姐 兒 不滿 ”,兩 人 之間 存 在 “尖銳 的 、不 可 調和 的 矛盾 ”的 結 論。 其 實,正 如 王夫 人 與王 熙 鳳因 為 姑侄 關系 而 相 互眷 愛 、 重,焉知 王 熙鳳 與姑 表 姊妹 薛 寶釵 不 會同 樣具 有 一份 特 殊的 親 情,正可 互 為 倚 臂膀 呢?



由于 《 紅樓 夢 》題 材 內容 的 特殊 性,作品 以 寶 玉為 中 心展 開 的相 關 描寫 尤其 是 體 現母 子 關系 的 相關 情 節最 大限 度 的顯 現 了作 者 及其 母親 真 實的 生 存狀 態 。脂 硯齋 作 為諳 熟 作者 日 常生 活 經歷 的過 來 人,同 時 自己 也 有 著類 似 于作 者 的深 刻 的親 情體 驗, 對王 夫 人、 寶 玉母 子 關系 的理 解 非常 透 徹。 脂 硯齋 由閱 讀 喚起 了 自己 真 切的 生活 記

憶,和 對 親人 逝 去、 母 愛 難求 的 傷感,因 此針 對 王 夫人 言 行的 點 評,多 集 中 于體 現 母愛 之處,且 情感 強 烈,充 滿 愧 悔。 正 是這 種 帶有 感 同身 受的 哀 切體 驗 的評 點,充 分而 明 確 顯示 了 作者 表 現的 每 一個 具體 情 節和 情 境的 生 活真 實性,雖 然其 中 有些 或 許 是作 者 根據 真 實的 感 情狀 態 虛構 的,但 恐 怕有 些 就是 生 活 中實 際 發生 過 的實 事: 甲側 :四 字 是血 淚 盈面,不 得已 無 奈何 而 下。 四 字是 作者 痛 哭。 甲側 :余 幾 幾失 聲 哭出 。 甲側 :普 天 下幼 年 喪母 者 齊來 一 哭。 甲側 :慈 母 嬌兒 寫 盡矣 。 甲側 :昊 天 罔極 之 恩如 何 報得? 哭 殺 幼而 喪 親者 。 甲側 :是 語 甚對,余 幼時 所 聞之 語 合符,哀 哉傷 哉 己夾 :未 喪 母者 來 細玩,既 喪母 者 來痛 哭 。 己夾 :忽 加 “我 的寶 玉”四 字,愈 令 人墮 淚,加 “我的”二字 者,是明 顯 襲人 是 “彼 的”。然 彼 的何 如 此好,我 的何 如 此 不好? 又 氣 又恨,寶 玉罪 有 萬重 矣。 者有 多 少眼 淚 寫此 一 句, 作 觀者 又 不知 有 多少 眼 淚也 。 庚夾 :妙 極 ! 忽寫 寶 玉如 此 ,便是 天 地間 母 子之 至 情 至性 。 獻芹 之 民之 意,令 人酸 鼻 。 閱讀 時 如此 強 烈的 痛 楚感 ,是一 般 讀者 不 太可 能 產 生的 。而脂 評 有時 更 揭示 出字 里 行 間一 般 讀者 難 以讀 出 的意 蘊。 如 王夫 人 得知 晴 雯死 后,要 求 立即 入 殮,抬 往 城 外火 化, 結果 “寶 玉 走來 撲 了個 空”。對 此脂 硯 齋有 評:收 拾 晴雯,故 為紅 顏 一哭 。然 亦 大令 人 不 堪。 上云 王 夫人 怕 女兒 癆 不祥,今 則忽 從 寶玉 心 中 道其 苦 。 非模 擬 出,是 已 悒郁 其 詞, 又 母子 至 【按 :疑 為 “之”誤 】心 中 體貼 眷 愛之 情,曲 委已 盡 。

王夫 人 謊稱 晴 雯死 于 “女兒 癆”,為 的是 有 理由 作 速處 理 晴雯 喪 事,以 免 寶 玉為 之 牽 纏,而 寶 玉果 不 出其 母 所 料,竟 找 了借 口 一個 人 跑 出來 想 悼念 晴 雯。 通 常,王夫 人 的謊 言最 易 讓人 聯 想到 的 是她 的殘 酷 絕情,而 脂硯 齋 卻 認為 作 者寫 出 了 “母子 至 心中 體 貼 眷愛 之 情”。這 一 方面 固 然與 脂 硯齋 的 倫理 觀 、審 美觀 有 關系,另 一方 面 卻 更與 他 深 知王 夫 人形 象 原型 之 性格 有關,也 與他 熟 知作 者 的 寫作 心 態從 而 能以 異 于常 人的 眼 光解 讀 王夫 人 形象 有 關。

脂硯 齋 不止 一 次地 強 調,作 品 所寫 乃 作者 之 親 歷,故 情 節 、結 局 非人 可 料 ,不是 根 據 一般 的 生活 邏 輯可 推 想得 了的,也 不是 遵 循一 般 文 學規 律 可捉 摸 得到 的:“況 此亦 是 余 舊日 目 睹親 聞,作者 身 歷 之現 成 文字,非 捏造 而 成 者,故 迥 不與 小 說之 離 合 悲歡 窠 臼相 對。 ”【11】 所以,要 想對 八 十回 以 后各 個 人物 的 命運 、 賈府 的最 終 結局 作 出設 想 或斷 言,都 只 可能 是 徒勞,這 正如 我 們 從開 篇 起,不 斷 往下 讀,總 不能 猜 著下 文 的精 妙 一樣 ,因為 它 在 相當 大 的程 度 上對 應 著一 段真 實 的歷 史,這是 任 何 個人 哪 怕是《 紅 樓 夢 》作 者一 樣 的 天才 作 家都 擬 想不 出 的。

《紅 樓 夢》 出了 極 具有 叛逆 性 的寶 玉 形象,也 寫 出了 一 方面 愛 子如 命,一 方面 卻 又把 寫 兒子 推 向絕 望 的母 親 王夫 人形 象 。《 紅樓 夢 》的作 者憑 借 他不 同 尋常 的 生存 體驗,以 及更 加 不同 尋 常的 感 受世 界的 藝 術思 維 和人 生 境界 ,向世 界 提供 了 一部 由 形 形色 色 的人 物 本身 的 行為 和 命運 構成 多 聲部 的 別具 一 格的 復調 性 作品 。 注釋 ① 《 “嚴 父”“慈母”及 其 他———從 賈政 、 王夫 人 的形 象 塑造 看 曹雪 芹 的創 作危 機》

《, 安 徽 師大 學 報》1981 年第 三 期,第 71- 72 頁 。 ② ③ ④ ⑤ ⑥ ⑦ 《 紅樓 夢 學刊 》1990 年第 1 輯。 《 解放 軍 外語 學 院學 報》1998 年 第 四期,第 103 ,105 ,107 頁。 《 揚州 師 院學 報 》(社會 科 學版) 1983 年 第 4 期,第 58 頁。 《 紅樓 夢 學刊 》2007 年第 4 輯,第 169 ,170 ,172 頁。 《 紅樓 夢 人物 論 》北 京出 版 社,2004 年版,第 109 頁。 任 少東《王 夫 人與 寶 黛釵 愛 情婚 姻 悲劇 》《, 紅樓 夢 學刊 》2007 年第 4 輯,第 17

8 - 182 頁 。 ⑧ 任 少東《王 夫 人與 寶 黛釵 愛 情婚 姻 悲劇 》《, 紅樓 夢 學刊 》2007 年第 4 輯,第 16

3 頁。 ⑨ 任 少東《王 夫 人與 寶 黛釵 愛 情婚 姻 悲劇 》《, 紅樓 夢 學刊 》2007 年第 4 輯,第 17

9 頁。 ⑩ 任 少東《王 夫 人與 寶 黛釵 愛 情婚 姻 悲劇 》《, 紅樓 夢 學刊 》2007 年第 4 輯,第 16

9 頁。 【11】 任 少 東《 王 夫人 與寶 黛 釵愛 情 婚姻 悲 劇》 《, 紅 樓 夢學 刊 》2007 年 第 4 輯,

第 180 頁。

(本文 作 者:湖南 師 范大 學 文學 院,郵編 :410081)


更多相關文檔:

紅樓分析人物之王夫人1.doc

紅樓分析人物之王夫人1 - 《紅樓分析人物之王夫人 1》 王夫人給我的印象,有點

《紅樓夢》中王夫人性格特征.doc

《紅樓夢》中王夫人性格特征 - 試論《紅樓夢》中王夫人的性格特征 摘要 《紅樓夢》 巨大的藝術成就突出地表現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。 小說中,王夫人這個人物始終...

紅樓夢王夫人分析_圖文.ppt

紅樓夢王夫人分析_文學_高等教育_教育專區。紅樓夢之王夫人 賈政之妻,京營節度使

歷史趣談王夫人和薛姨媽 揭秘親姐妹間的利益關系.doc

歷史趣談王夫人和薛姨媽 揭秘親姐妹間的利益關系_法律資料_人文社科_專業資料。如對您有幫助,可購買打賞,謝謝 王夫人和薛姨媽 揭秘親姐妹間的利益關系 導語:王...

揭秘:在小說紅樓夢中王夫人是如何打敗了賈母?.doc

如果不細讀,我們會覺得賈母和王夫人這對婆媳關系還算融洽,賈母曾經在薛姨媽面前 親口稱頌王夫人的孝順,說“你這個姐姐極孝順我”之類的話。的確,比起“左性”的...

善人王夫人.doc

善人王夫人 - “善人”王夫人 高一(2)班 錢紫虹 夫人是賈政之妻,寶玉的母親。王夫人年事已高,賈府由王熙鳳 代為管理。但王熙鳳乃王夫人的侄女,但凡...

【課外閱讀】表面上與人無爭的王夫人是一個權利高手.doc

【課外閱讀】表面上與人無爭的王夫人是一個權利高手_教學案例/設計_教學研究_教育專區。【課外閱讀】表面上與人無爭的王夫人是一個權利高手,眾猴爭桃課外閱讀,...

歷史趣談《紅樓夢》王夫人簡介 王夫人是個什么樣的人?.doc

如對您有幫助,可購買打賞,謝謝 《紅樓夢》王夫人簡介 王夫人是個什么樣的人? 導語:王夫人是曹雪芹所著,四大名著之首《紅樓夢》中的人物,在 整個故事中占據...

紅樓夢中人邢夫人PK王夫人.doc

紅樓夢中人邢夫人PK王夫人 - 紅樓夢中人邢夫人 PK 王夫人 邢夫人,乃賈郝之妻,是榮國府長房媳婦。王夫人,乃賈政之妻,是榮國府二房媳婦。 二人是妯娌。 ...

既然王夫人這么喜歡王熙鳳,為啥不選她做自己的兒媳婦.doc

看到這個觀點您可能嚇了一跳,不過別誤會,小編指的 不是讓王熙鳳嫁給寶玉,年齡懸殊太大,小編說的是王夫人 已故的長子賈珠。王夫人和王熙鳳都是王家人,而且王夫人...

王夫人為什么抄撿大觀園?王夫人擇媳態度.pdf

王夫人為什么抄撿大觀園?王夫人擇媳態度 - 王夫人為什么抄撿大觀園?王夫人擇媳態

【課外閱讀】王夫人有些慈善心 (2).doc

【課外閱讀】王夫人有些慈善心 (2) - 【課外閱讀】王夫人有些慈善心 王夫人的左性,使金釧、晴雯這兩個花季少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。 王夫人是否一味狠毒呢?她...

王夫人與李紈的關系王夫人與王熙鳳的關系.pdf

王夫人與李紈的關系王夫人與王熙鳳的關系 - 王夫人與李紈的關系王夫人與王熙鳳的關

歷史趣談王夫人為什么抄撿大觀園?王夫人擇媳態度.doc

歷史趣談王夫人為什么抄撿大觀園?王夫人擇媳態度 - 如對您有幫助,可購買打賞,謝謝 王夫人為什么抄撿大觀園?王夫人擇媳態度 導語:“抄檢大觀園”是《紅樓夢》...

紅樓夢探春與王夫人關系_圖文.ppt

紅樓夢探春與王夫人關系 - 紅樓夢評價 周汝昌: 絕無僅有的文化小說 魯迅:經學

《紅樓夢》中王夫人之藝術形象分析_論文.pdf

《紅樓夢》中王夫人之藝術形象分析 - 因為曹雪芹在塑造人物時多采用的是實錄的寫作筆法,使讀者對王夫人的個性認識有很大分歧,透過王夫人自己的言行展現,我們應該...

【課外閱讀】王夫人破例厚待金釧家.doc

【課外閱讀】王夫人破例厚待金釧家 - 【課外閱讀】王夫人破例厚待金釧家,金釧是因為受了王夫人,王夫人為什么打金釧,王夫人打金釧,王夫人金釧,薛寶釵服用的神奇藥...

《紅樓夢》中賈政為什么對老婆王夫人不滿?.doc

賈政為什么對老婆王夫人不滿?賈政對老婆王夫人的不滿其實是可 以理解的,那個男人不

歷史解密李紈與王夫人關系怎樣 王夫人為何不喜歡林黛玉.doc

如對您有幫助,可購買打賞,謝謝 李紈與王夫人關系怎樣 王夫人為何不喜歡林黛玉 導

地位不低的王夫人的丫鬟怎么樣.pdf

地位不低的王夫人的丫鬟怎么樣 - 地位不低的王夫人的丫鬟怎么樣 王夫人的丫鬟 在

網站地圖

文檔資料共享網 nexoncn.com 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0。
文檔資料共享網內容來自網絡,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。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现在有什么新兴行业赚钱 百万娱乐 爱彩乐下载 3d彩票软件定胆杀码 :一码中特% 澳洲幸运8官方开奖结果 彩票中奖者都很惨 广东快乐十分1号球计划 pk10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21點庄家必须17点 网络排名推广 连中彩票 黑龙江36选7#1 足球正式比赛历史总进球数 大乐透前区尾号分布图 辽宁11选5开奖视频 黑龙江22选5开奖公告